青史几番春梦,红尘多少奇才。

【圣诞活动文】真爱至上

Make my wish come true.

 

All I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Let`s go the shit kiched out of us by love.

 

I`ll make sure we do.

 

 

 

天空很低,夏栎矮矮地长在草地上,只露出一部分瓦砾屋顶。白云下老妇人的围裙还未摘去,她的身旁跟着一位姑娘,金色的头发扎成麻花绑在耳边,耳垂挂着两颗鲜红的胡萝卜,她的眼睛一刻没有离开那些啃着青草的牛羊,歪着头。

 

她们穿过长满杂草的花园,爬上石阶,阳光让人睁不开眼。

 

“Neville?你在吗?”满是皱纹的手敲打了已经是很老的屋门。

 

 

“这是Luna Lovegood,这段时间她会照顾你的。”

 

Neville紧张地搓揉着自己的手,不确定地看向Luna,他说“你好?[英]”

 

金发姑娘歪了歪头,神情有些古怪。灰眼睛看着Neville,淡淡地勾起嘴角“你好[葡]”

 

 

 

 

“By the power vested in me by the laws of the country name, Inowpronounce you husband and wife. You may kiss the bride now…”

 

相机的屏幕中,他的视线被白色的花瓣填满。Harry讨厌青橄榄的味道,就像这样。

 

 

【一】

 

白茫茫的雪覆盖了视线内大部分街景的轮廓,天空似乎能削下铅粉。

 

石楠花在积雪里蜷缩着。

 

Draco把脸蛋往围巾里蹭了蹭,松了鞋带的靴子把白雪踩得比蔬菜还要清脆,他右手勾着同龄的黑发男孩,“这个圣诞节Sirius不回来了?”

 

“他完全赶不回来,大雪已经把巴黎那儿的机场塞得满满都是人了。”Harry回答,他的镜片已经被零碎的雪花弄得湿漉漉的,白色的碎屑挡在眼前让他不能清楚地看路。

 

“哦我们可怜的Harry Potter要一个人过圣诞了,想到这里我不禁产生了同情。”

 

“事实上,Ron已经邀请我去他家一起庆祝了。”

 

他皱眉,“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

 

“这不公平,我上礼拜就给你寄信邀请你了!”Draco扭曲着脸小声吼道。

 

Harry大笑起来,他的手臂用力拉扯身旁那人的,脚下的雪花肆意飞溅,似乎能旋转整个世界“其实我是想说,就这样说好到你家的,虽然你的爸爸好像不太喜欢我。”

 

……

 

绸缎剪贴成粉嫩的花朵,恍惚间无法分辨叶和花。

 

“我不能想象又和你在一起读书的日子。”

 

“真巧,我也是。”

 

当他们踏上同一路公交,走向同一路生机盎然的街道,马路,甚至是校门的时候,Harry才真正意识到Draco拿到的大学录取证书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但你的专业为什么会和我的一样?”

 

“是你的专业为什么会和我一样,Potter.”

 

【二】

 

他和Harry坐在巨大的遮阳伞下,浪花离得他们近极了。冰透了的碳酸汽水有股西瓜的味道,他猜想是饮料的主人刚吃完西瓜嘴也不擦地野蛮地喝过了,那些泡沫在口腔里刺激着被炎热冲晕的大脑,他顺便拒绝了来邀请自己下水的Pansy。

 

“这礼拜五的那场舞会,她邀请我做她的舞伴。”Harry放下半个被掏空的西瓜,勺子潇洒地从缺口里因不平衡的关系掉了出来。

 

“谁?”

 

Harry撇嘴,红发在碧色的远处飘扬,对方正好转过脸来向他微笑。

 

“Weasley?”Draco翻了个白眼“Astoria也邀请了我,被我拒绝了。”

 

“为什么?”他用吸管发出很响的咕噜声,忽然向后倒在椅背上。

 

Draco干巴巴地瞥了身边的人一眼,Harry就像个多动症患者,手臂直直地伸出了阳伞,暴露在太阳下,他说“不过我又改主意了。”

 

Harry推了Draco一把,后者差点一个侧身从椅子上翻下去“你怎么像个女孩子一样,Malfoy?”他听见自己断断续续的笑声,希望自己没有笑得像个傻子。

 

“操他妈你有病吧Potter?!”

 

 

让Harry真正恐慌的并不是什么舞会,而是他太不适应这样的气氛,变化的灯光和拍打在脑门上的节奏让他的动作都显得僵硬极了。没有什么比灌下一杯又一杯的威士忌更合适他的。

 

“Draco高中毕业后终于尝试了喝酒结果那次是被抬着回房间的,什么你问我他是不是还没经历过那些?哈哈哈,当然,他这个胆小鬼想都没想过呢……”Harry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连说出的话都开始散成可见的雾,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但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畅快的喝酒了。

 

“你们坚持不要听我说这些吗?恐怖的?你们认真吗?现在?”

 

 

 

Neville小心地拿出封尘已久的茶壶杯们,他说这个老房子是他奶奶留下来的,很多地方已经破的不成样子。

 

“但还是一间令人惬意的屋子不是吗?[英]”在桌角前他差点绊了一跤,让那些端着的茶壶杯们摇晃起来。

 

Luna接过了杯子,她的目光落在窗外的杉树林,若有若无地说道“真是间漂亮的屋子[葡]”

 

“这间屋子不需要什么彻底的打扫……我是说,那其实没什么必要。”他坐下的椅子咯吱咯吱地响,打字机边堆满了被揉成团的白纸。“你或许可以出去……透,透透气。”

 

他对异国的女孩紧张极了,他甚至搞不清对方说的是哪国语言,德语,法语,西班牙语的你好他都有尝试过,而Luna一脸不解地看着他,回答他一长串令人费解的语言“这里的骚扰虻很安静。[葡]”

 

她理了理别在耳后的发卡,说“我想出去走走。[葡]”

 

 

从前,有一位流浪的诗人。黑更半夜的时候,他能裹着十分薄的大衣,踩着破了洞的靴子在积雪三尺的街道上飞奔,旷阔的街道只剩下一个移动的小黑点,他的帽子被风挂上了马路对面五层楼阳台上的花卉。他有着能载下几大杯黄油啤酒的肚子,扯着嗓子在深夜里挑衅哪位高层人家下来找他干架。他把意识停留在很久之前,他是一个乞丐,或者不是。

 

他在路上捡到了一张照片,将它翻过来的时候他如沐春风。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孩了,如玉无暇。她向他笑,手指比了个剪刀手。他剃去了脸上的枯枝,将泡在浴缸里咀嚼冰块的时间用来打字,机器机刷啦刷啦地响,海潮疯狂地用舌头互相舔舐把星星和月亮都倒进了它的肚子。

 

直到有一天,他正在昏暗的楼梯间摸索着,眼角从窗户的方向闪烁过一丝跃动,老椴树下站着他朝思暮想的女孩,她长得几乎和照片一模一样。

 

他依旧穿着去年冬天的大衣,顶着啤酒肚,迈开短腿向她跑去。

 

红灯亮起。他看到一只狮子向他吼叫,没等他找到那位女孩,那只狮子就将他践踏在脚下,血液躺在柏油路上汩汩地流淌。

 

照片从他的口袋里掉落下来,女孩的比先前多伸了一只无名指,比了个三。

 

……

 

Harry从一阵晕眩中醒来,他躺在休息室里,身边的茉莉花香告诉他是Ginny送他来的。他记得倒下去的时候他看到了Draco向他投来的视线——嫌弃。

 

他看了手机,显示现在是凌晨一点半,已经有些晚了。接着在他将手机塞回口袋之前发现了五个未接来电。

 

“看在上帝的份上!Harry James Potter!”Draco的嗓子像被人卡住,“你怎么现在才打给我!”

 

“怎么了?”

 

Draco那边安静得很,Harry猜测他或许已经离开那个昏暗疯狂的房间。

 

“……就是,那个。”他的语气又软了下来,听起来有些抓狂。

 

“哪个?”

 

他叹了气,Harry听到了Astoria的声音,她正在和另一位女士说话。“就是那方面的。”

 

“拜托,”Harry连续打了连个哈欠,“能不能说的清楚点?”

 

“我把……我把安全套卡在里面了。”

 

Harry站直了身体,仔细地看清了墙纸的暗纹,“你说什么?等等……卡在哪儿?”

 

Draco几乎要崩溃,听起来快要急哭了“Astoria!上帝!”

 

【三】

 

“你是个作家?[葡]”她光着脚走在亭子的木板上,粘着写泥土和草屑,“我希望能找到我的鞋。或许它被哪只蟾蜍挂在屋顶上了。[葡]”

 

菖蒲簇簇地从水里生长出来,Neville不停歇地用稍粗的手指小心地按下字母键,他看到那双光着的脚,吞吐地说“我希望你的鞋不会跑到屋顶上去……”他抿着嘴耸耸肩,“我是个作家,虽然我知道,这些东西永远都不会被发表。[英] ”已经是秋末,空气很湿。木板被水浸透成斑驳的深色,他皱起了眉。

 

Luna拿起那只印有浆果的马克杯,它的分量要比想象中的重很多,“我喜欢这个花纹[葡]”她慢悠悠地摇晃,着迷地盯着散发热起的水里的茶梗慢慢浮起来。

 

“那……[英]”

 

Neville的声音被哗啦啦的纸片声盖过,马克杯压着的稿子飞向湖的方向,有些吹到了芦苇丛里,而大部分没入水面,漂在印有天空的湖里。

 

他愣愣地坐在板凳上,那些稿子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Luna连忙放下杯子“抱歉[葡]”,Neville第一次从她的脸上看见了慌乱,她匆匆忙忙地来回踱步着,很快她脱去了外套,直径向湖的方向走去。

 

“等等![英]”Neville猛地站起来,他大声喊“那些文章并不重要![英]”

 

“我希望那些鱼儿能将这些湖水游得暖些。[葡]”她的眼神朦胧,像是看见了湖对面的景色,扑通一声笔直跳进湖里。

 

“上帝[英]!”Neville飞快地跟在她身后跳入湖水里。

 

空气里有股杜松果的味道,冷意侵袭全身。

 

 

“我的父亲希望我去美国读书。”Draco靠坐在树边,粗糙的树皮硌着他的后脑勺,这有些难受。太阳就快下山了,卷积云在天空上铺开的很长很长。

 

“那很好。”

 

“但——我不想出国。”

 

Harry无聊地把草从泥土里拔起来,“拜托,你不是小孩子了,Draco.那是你的未来。”

 

“你有考虑过去美国发展吗?虽然我知道你一无是处。”他抱着膝盖,皱起鼻子跟着Harry一起拔草,看起来对这些草非常不满。

 

“从没。我又穷又笨,哪比得上Malfoy这个人呢,顺便一提,这次论文我的等地比他高多了。”

 

他不屑地一笑,说“我如果去美国的话,估计再也不会和那个规划我人生的父亲说话了。”

 

“是是,”Harry看天空的蓝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成橙色,他直直地看向Draco的灰眼睛“如果你不去美国的话,我就再也不会和你说话了。”

 

 

【四】

 

Harry:在吗,Draco

 

Draco:怎么了。

 

Harry:Astoria今年毕业了,她说也要去你那边。

 

Draco:所以?

 

Harry:我给了她你现在的联系方式。

 

……

 

Harry:你还在吗?

 

Draco:我想见见你。

 

 

他和Luna发着抖跑到了屋子里,稿子湿漉漉地皱在一起,她轻轻地抖动它们,以一种酥软的方式把它们弄破了。

 

Neville忙碌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他为Luna拿了条毯子,并示意她换身新衣服,而后很快地冲泡了两被浓郁的可可,顺利地没有打翻或打碎任何东西。

 

“真冷。[英][葡]”他们手捧可可,异口同声。

 

“抱歉,我没想到会这样。[葡]”

 

“你不用为这件事自责,[英]”他挠挠头“本身我的作品就并不优秀。[英]”

 

“能写出作品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葡]”她的头发因为用力擦干的关系蓬松松的,裹着毯子,以一种极其放松的姿势靠在椅背上,眼睛里闪着光。

 

“我……我送你回去吧[英]”

 

 

“每次送你是令我最难过的一件事情[英]”Luna并不是很高,她抬起头,脸上带着微笑,Neville迈向前,他握紧了车钥匙,脸颊发红。

 

他上前轻轻抱住眼前的人。

 

Luna环过他的肩膀,闭上眼睛在他耳边呢喃,“每次与你告别是我一天中最不愿意做的事情[葡]”

 

 

他们提着沉甸甸的购物袋站在纽约的街头,装满阳光的气球让空气像蜂蜜般甜。

 

“接着”Draco转身将刚买下的软糖扔到Harry的脑门上。Harry根本无法空出手去接住那颗稍大的糖果。

 

“大老远跑过来你就这么对待我?”他把袋子狠狠地向石砖色的水泥路上。弯下腰,打开玻璃纸,双手轻轻按住这颗软糖的两侧掰开。

 

“你会活得长久,而且会快乐。”Draco凑近了他的纸条,影子遮住了光,他说“我和你能交换吗?”

 

Harry咧开嘴,笑了“你喜欢这样的?”一边说着一边把纸条塞到裤子的一侧口袋里。

 

接着他迅速躲开绕到他身后的Draco,“别想抢走!”并且用剩下淋着糖霜的软糖拍向对方苍白的脸。

 

“哦去你的Harry Potter!”

 

Harry感觉到一个冰凉凉的手塞入自己的领后,他转身大声叫道“Draco!Malfoy!”

 

后者则退后的飞快,摊出空空如也的手带着坏笑

 

当Harry把那颗软糖彻底抖到地上的时候,他索性冲向Draco,“我好怕哦!”他憋出怪里怪气的声音迎接Harry。

 

他们扭打在一起,Draco的淡色头发已经被揪得比杂草还要凌乱,他们跌跌撞撞撞到了摆满了饱满橙橘的货车,色彩旋转,他一个拉扯把Harry棕色大衣里塞进裤腰的里衣翻出来,露出了一截相当健康的腰部。

 

 

渐渐地他们的动作慢了下来,微凉的空气窜入喉咙。

 

“我很生气,Potter.”他头顶鸡窝头,皱眉。

 

Harry的眼镜都快掉了,他说“我也是,Malfoy.”

 

他们相当严肃地停止下来,对立在红砖房蓝天的中央,之间几乎没有距离。

 

心跳加快。

 

 

 

【五】

 

Harry被迫留取消了晚上的航班,取而代之地来到Draco的住处共用晚餐。他被开门的姑娘惊吓到,而如今却一脸平静地坐在餐桌前。

 

“她是我的女朋友,呃……”

 

“我的好女儿,来点酒吧。”

 

“爸爸,我不能喝酒,你忘了吗?”

 

Harry询问的眼神向Draco投去,后者则假装对红番茄十分着迷。Draco 最讨厌吃番茄 Malfoy,此时此刻的脸都绿了。

 

她的手搭向Draco握住叉子的右手,向Harry微笑,说“事实上,我们的宝宝已经有一个月大了。”

 

 

从圣诞节的前两个星期开始,Neville连续打翻了好几个花瓶。他的稿纸有时就那样被吹到湖里,自己也不知道再考虑什么。他觉得在这样下去,他会变成第二个Luna Lovegood,意识游离在向日葵的籽里,想象自己是一只胖乎乎的蜜蜂,晕头转脑。

 

那天冷清的街道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金发姑娘没有扎着辫子,她披着凌乱的长发,戴了顶有鹿角的红帽子,他从破旧货车的后备箱里提出了她为数不多的行李。

 

“再见[英]”

 

胡萝卜耳坠躺在自己的手心里,他抬头,迎来一个微笑。

 

“再见[葡]”

 

 

“我不得不走了,Draco。”

 

“宴会才进行到一半!”Draco气喘吁吁地追上出了大楼的Harry,霓虹灯光恍惚,他有些吃力。

 

Harry突然停下脚步回头“我意识到我就这样傻乎乎地闯进一个人的生活里,Drcao。我和你疯了一个下午,而你却对你的女友怀孕只字不提!你就那样把她抛在家里?”

 

“听着,Harry,我们只是开心地在……”

 

“你来找我只是为了找乐子吗?Draco Malfoy!”

 

“我为什么要和你找乐子?我的有一个完美的校园生活,女友,甚至将来会有个孩子!”

 

“是的是的!”Harry嘶声力竭“你的生活真棒,这简直一团糟!”

 

 

 

 

 

【六】

 

“By the power vested in me by the laws of the country name, Inowpronounce you husband and wife. You may kiss the bride now…”

 

相机的屏幕中,他的视线被白色的花瓣填满。Harry讨厌青橄榄的味道,就像这样。

 

他们相互亲吻,交换戒指。

 

Harry靠在礼堂门后的墙上,果子香的酒精味经过一夜已经苦得令人作呕,每次吞咽口水都在灼烧着胃。他被呕吐物留下的酸臭恶心得说不出话来。

 

新娘在舞池里光彩夺目,他咬紧下嘴唇,感觉眼眶发热。他的背部紧紧贴近墙壁却不能站直,握紧相机的指节发白。

 

有人拔走了火绒草,所以那山上再也没有了白雪皑皑。

 

隔着一堵墙后的掌声再次响起,他再也克制不住滚烫的泪水,滑下墙壁,蜷缩在一起发出咽呜声。

 

 

【七】

 

“Potter,我需要你那天帮忙拍摄的录像,我们的摄影师把储存卡弄丢了。”

 

“没门,Malfoy,我从头到位都没有认真拍。你恐怕要失望了。”

 

“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开门。”

 

Harry翻了白眼。

 

客厅依旧是以前记忆中的样子,但墙上的油画们已经消失不见,留下光秃秃的墙壁和钉子,难看的很。Draco看到很多纸箱,有些破破烂烂的但是都被人用一层又一层的胶带紧紧裹住,它们就零散地躺在地上,书架上的那些花花绿绿的书都搬空了。

 

“发生什么了?”他站在沙发面前不知所措。

 

“很显然”Harry在电视后堆的录影带里来回翻找“我要搬家了。”

 

“搬到哪?”

 

“Wandsworth,比较穷的那一头。”

 

 

Harry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屏幕里再现那天的婚礼。他一点都不想再打开这卷带子,他思考了很久想要剪辑,修改,但每次感受到这卷份量躺在手里,并且烫的让他无法握住的时候,他就想要把它扔进那堆搬家处理完的垃圾堆里。

 

Draco一身白西装,发蜡把头发整理地很服帖,那发型让Harry想到了小时候的Draco。他把他拍的很高挑,高挺的鼻梁,在强烈的灯光下衬得更白的侧脸……

 

“看来你对自己的技术要求很高?”

 

“从头到尾都没有认真拍?”

 

“随便你。”Harry没有对身边那人多加理睬。

 

他从礼堂的大门里推门而出,回头,微笑。他在漫天的花瓣中亲吻新娘,他把戒指缓缓地套在女方的无名指上。

 

他拿起香槟,眉头紧锁,视线在另一头的父亲身上;他难得咧开嘴笑着给母亲递酒;他和Pansy叙旧;他和长辈客套地交谈;他……

 

Draco不知道怎么进行接下来的动作,似乎他只要稍微动一下空气会就此波动,给Harry Potter带来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镜头里全部都是他。

 

他看向Harry的绿眼睛,后者迅速站起来,把头别到了另一边。

 

 

“抱歉,我说过会让你失望的。”听起来尴尬,听起来轻松极了。

 

 

“我还有事,先出门了。”他这算是落荒而逃吗,不,他这是进行必要的安全措施,防止下一秒冲到Draco身边给他的脸狠狠地揍上一拳。

 

Harry疾步冲出门,将它关上。他搓揉着手心,却发现根本不知道去哪。

 

转身,停顿。再转身。

 

他走了几步,转身。

 

再转身,甩了甩那颗混乱的脑袋,而后笔直地向前走去。

 

 

 

“我简直不能相信,Draco Malfoy!你是个疯子!你会毁了自己,包括他!”Pansy在电话的那头尖叫“你们总是会把对方气疯!这就是超理想相处模式?”

 

婚礼前的晚上Draco不可理喻地跑到自己家来大哭一场,他抽泣着,断断续续打着嗝。他说Harry走了,Harry走了。要是说有什么能让Pansy哭的话,那一定是Draco Malfoy的哭声。Draco除了这句什么也没说,她怀疑他抱着马桶在卫生间哭了一晚上。

 

“我不知道!Pansy我现在他妈糟透了!”

 

“你本来就糟透了,Draco.”

 

 

【七】

 

“不好意思,你找谁?[葡]”老头一身酒气,头上戴了顶鹿角帽。这个镇的黑夜已经降临,下起雪,每家人户的窗都亮着暖色的灯,传出一阵阵肉香。

 

“Luna Lovegood”Neviile回答。

 

 

“Luna?你找我的闺女干什么?[葡]”

 

 

“我……我,我想要娶她。[葡]”

 

“什么,你想要娶我闺女?居然有人想娶我闺女![葡]”

 

 

 

门铃从楼下断断续续传来,Draco选择圣诞夜和妻子观看一部无聊透顶的爱情片,当然,这是他伴侣的注意。听到铃声的他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跑下楼。

 

“是谁啊?”她大声问。

 

“大概是推销广告的——”他懒洋洋地转过头回答。

 

Draco打开门,寒气从外面吹进来,他抬头——是Harry。

 

“晚上好,Draco。”Harry轻轻地说。雪花落在他的黑发和浓密的睫毛上,星星点点,他的食指抵在唇边,说“嘘……”

 

“我想和你说声圣诞节快乐,”他的声音轻极了,Draco从没见过他这样说话,“首先先为那次吵架我道歉,那天我过激了。今年我过得很开心……”他闭上眼睛,停顿,努力使涌上鼻尖的酸胀干平息“……相信明年,我会追到张秋,那是以前隔壁班里最漂亮的女孩,”他扯起一个笑容。

 

他牵起Draco的手,把他的掌心掰开,一张小纸条悄然出现在眼前——“你会活得长久,而且会快乐。”

 

“给你的礼物,Draco。我搬完家,再没有力气给你挑礼物了……我是说,每年圣诞你都会都到我的礼物,大概也会烦了。”

 

Draco想要说些什么,他看到Harry扭过头,吸气,鼻子泛红。他觉得他需要Pansy,今晚,立刻,Harry的出现会使他支离破碎,他低下头,让他不至于露出非常难看的脸色。

 

“但是我想说……”Draco对上一个灿烂的笑容,那双绿眼睛在他眼里熠熠生辉,“我喜欢你,Draco。”

 

他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再也没看向对方的眼睛,快速地奔回雪地里。

 

 

 

【八】

 

“这位年轻人是要来找谁?[葡]”餐厅老板靠在柜台上,手里的酒瓶已经空了。

 

餐馆里很热闹,四面八方都是木板拼接的墙。彩带悬挂在楼梯扶手上,甚至连桌角都粘上了彩灯。

 

“他来找我闺女Luna求婚咯![葡]”

 

老头的身后跟着一大批镇上的老人,妇女,还有孩子们,他在路上一边念叨一边有更多的人加入这个队列。

 

“那可不行!”老板把酒瓶一放,他大声说“那可是我最看好的一个聪明姑娘,哪能随随便便嫁给你呢?[葡]”

 

Neville一进门就看到Luna站在楼上,她不知看向哪儿的目光对向了Neville。

 

他咽了口水,一步一步地上楼,连脖子上厚厚的围巾都忘了在温暖的暖气屋子里解下。

 

“Neville?你怎么来了[英]”

 

“Luna,我想了又想……虽然我不聪明,也没有任何魅力,又胖,能干的事情也不多。但是,这样的我……我喜欢你,你能接受我吗?你愿意嫁给我吗?[葡]”他一口气把一星期来准备的话语都说了出来,当然他漏了一大段原有的话,毕竟他的心脏快跳出喉咙了。

 

Luna慢慢地走下楼梯,她的耳边又挂上了胡萝卜坠子,那耳坠到底有几个呢?

 

 

 

良久,他迈开步子。

 

一步,两步……随后越来越快,向那个身影奔跑过去。急促,几乎是竭尽全力追上他,他开始吸鼻子,周围的彩灯是那样的静谧,喉咙哽咽,难受的很。

 

橄榄花将会在来年开放,然后四溢芬芳。

 

Harry Potter,在21岁的圣诞节得到了来自DracoMalfoy的吻。

 

温柔,突然。开心得让他想哭泣。

 

 

 

 

“……这样就足够了。”

 

 

 

她像是在歌唱,神情愉快得很,说“当然,我愿意[英]。”

 

他们拥抱在一起,就像是孩子得到了最棒的圣诞礼物,为圣诞老人的光顾而幸福不已。全屋的人都兴奋地拍起掌,即使看起来不知所措的样子。

 

“所以到底怎么样了?[葡]”

 

【十】

 

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

 

这天伦敦没有下雪,Draco回到了自己的新房子,面对的是空荡荡的卧室,和一封来自妻子的信。

 

“我很抱歉,Draco.但我知道如果我不说出真相,恐怕我一辈子都无法安心入眠……”

 

他飞快地冲出房门,仅穿着一件单薄的毛衣。奔向最近的那条马路,昨夜的积雪让他差点摔跤。

 

“今年夏天那个疯狂地舞会上,你根本没有和我进过房间……那时候你已经最烂如泥。”

 

他只感觉世界在轰隆隆地作响,有一股力量推动着他蹦跑即使会被撞得头破血流。

 

“你的嘴里不停嘀咕着Harry,Harry,我根本不知道那是谁。”

 

他幸运地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将他让给了身边的两位女士。

 

“抱歉,我只能说真的抱歉。”

 

而他急疯了在原地疯狂地直跺脚。

 

……

 

“你好,圣诞节快乐,请问你要去哪——”

 

“Wandsworth,比较穷的那头。”

 

=END=

梗选自电影《真爱至上》《我爱你,罗茜》

评论(9)
热度(186)
  1. 杂酒那个Mai什么o 转载了此文字

© 那个Mai什么o | Powered by LOFTER